FANDOM


  天鴿Typhoon Hato)是2017年太平洋颱風季第13個被命名的熱帶氣旋。「天鴿」一名由日本提供。此名稱乃首次使用,取代2011年重創菲律賓後遭除名的「瓦西」,然而「天鴿」此名僅使用一次,即因在2017年珠江三角洲一帶造成災難性破壞,被中國在隔年第50屆颱風委員會年會申請除名,其替代名稱待定。

天鴿在2017年8月中下旬形成,結束西北太平洋熱帶氣旋活動的短暫寂靜,且由於數值預報模式連續多報預測會對華南沿岸構成較大影響,因此風暴未形成便引起香港氣象愛好者的熱烈討論以至傳媒炒作。天鴿其後在南海東北部爆發增強為一股成熟的颱風,並以巔峰強度在珠江三角洲大肆破壞,導致香港天文台和澳門氣象局分別需要發出5年來及懸掛18年來首次十號熱帶氣旋警告信號。天鴿不但帶來極具破壞性的風力,導致澳門境內測得破紀錄的持續風速,而且其風暴潮疊加天文大潮更引致珠江口地區多處嚴重淹水,珠海和澳門的災情尤其嚴峻,成為該兩地超過半個世紀最慘重的風災。

發展過程編輯

連續多報預料生成編輯

經歷2017年7月多個熱帶氣旋在「季候風渦旋」內接連生成後,西北太平洋受副熱帶高壓脊支配,令該區低氣壓活動陷入接近1個月的寂靜。然而電腦數值預報模式之兩大權威——歐洲中期天氣預報中心和美國「全球預報模式」,均在8月中預測隨後一兩星期副熱帶高壓脊將北移,令西北太平洋重新進入熱帶氣旋活躍期,且連續多報預計有一熱帶氣旋會明顯威脅華南沿岸。這個預報中的低壓區於8月18日在硫磺島西南方海域生成,美國海軍研究實驗室在下午1時半給予熱帶擾動編號93W,聯合颱風警報中心在19日上午10時對此低壓系統在24小時內形成為熱帶氣旋的機會評為「低」[1]。而台灣中央氣象局率先在下午2時把該系統升為熱帶低氣壓,6小時後日本氣象廳跟隨,此外聯合颱風警報中心在晚上10時把上述評級跳過「中」[2]而直接升為「高」,同時發佈熱帶氣旋形成警報[3]。當時電腦數值預報運算結果顯示,此系統將進一步發展,並採取偏西路徑,循呂宋海峽或台東縣及南台灣進入南海東北部,移向華南沿岸,但最終登陸點變數甚大,西至廣東西部近雷州半島一帶,東至廣東東部、福建南部交界。

該系統雖則結構鬆散和有多中心情況,但螺旋性漸增,日本氣象廳在20日凌晨3時25分對此熱帶低氣壓發佈烈風警告,表示系統在隨後一日內有機會增強為熱帶風暴;香港天文台則在凌晨4時45分表示「位於呂宋以東海域的低壓區正逐漸增強,一個熱帶氣旋似乎在形成中」;聯合颱風警報中心亦於上午11時把此系統升為熱帶低氣壓,給予熱帶氣旋編號15W[4],香港天文台在45分鐘後跟隨。由於垂直風切變減弱[5],加上達攝氏30度的炎熱海水,該熱帶低氣壓繼續有對流爆發,中國國家氣象中心在下午2時35分率先把該熱帶低氣壓升為熱帶風暴,日本氣象廳到35分鐘後(下午3時10分)亦緊接把該系統升為熱帶風暴,並命名為天鴿,給予國際編號1713[6],不久後台灣中央氣象局亦把天鴿升格為輕度颱風;香港天文台則直至21日凌晨3時半才把天鴿升為熱帶風暴。

環流重整急劇增強編輯

當日數值預報顯示天鴿移向廣東東部的機會較高,但實際登陸位置,以至會否掠過台灣仍有不確定性,這亦反映在各官方部門的預測路徑上。入夜後天鴿附近的垂直風切變稍為加強,令系統的低層環流中心變得暴露,深層對流向西南切離,且形成新中心並出現環流重整,取代已暴露和逐漸減弱的原有中心。聯合颱風警報中心在當晚率先重新定位至深層對流內的新中心,同時把預測路徑向西調整至珠江口以東沿岸;中國國家氣象中心和日本氣象廳到翌日亦因應天鴿的環流重整過程變得顯而易見,陸續修正定位,及採納聯合颱風警報中心之直指大鵬半島的路徑。香港天文台亦在稍後時間把預測路徑由在香港以東登陸逐步調整至在香港以西登陸。受環流重整和副熱帶高壓脊西南部短暫出現弱點影響,天鴿在21日向西緩慢移動,晚上更一度出現偏西南路徑。

隨着歐洲中期預報中心和美國全球預報模式雙雙報出天鴿直指珠江口以西一帶的運算結果,22日早上各氣象部門均把預測路徑進一步向西調整,預計登陸珠江口以西一帶。天鴿在22日凌晨恢復以時速約25公里西移,橫過呂宋海峽,早上移入南海北部。此時天鴿附近的垂直風切變減弱,加上自7月下旬的熱帶氣旋洛克後,南海東北部整個月無熱帶氣旋活動,天鴿吸收該處積存的龐大能量,在日間急劇增強,打開極地方向流出,發展出中心密集雲團[7]和「雲捲風眼」[8]。中國國家氣象中心在早上8時10分把天鴿升為強熱帶風暴,而香港天文台在上午11時45分跟隨,日本氣象廳在下午2時50分亦把天鴿升為強烈熱帶風暴,且把其接近中心最高持續風速一舉上調至強烈熱帶風暴上限。衞星雲圖顯示天鴿的中心逐漸出現風眼的結構,中國國家氣象中心和香港天文台分別在下午3時10分及45分把天鴿升為颱風,分別只與上一次升級相隔7小時和4小時。不久後聯合颱風警報中心亦在下午5時作出此項升格,台灣中央氣象局則在下午5時半把天鴿升為中度颱風,但日本氣象廳延至晚上11時40分才把天鴿升為颱風。

直襲珠江口編輯

當晚天鴿曾再度減速移動,至23日凌晨開始穩定採取西北偏西路徑,再次恢復時速25公里,直逼珠江口以西一帶,其風眼在雷達圖上清晰可見,眼壁雖有缺口但漸變渾圓,顯示天鴿強度仍在上升。香港天文台雷達疊加閃電位置圖顯示其東南眼壁出現非常強烈的對流和頻密閃電,估算雲頂高度超過16公里,直達對流層頂部,顯示天鴿極有可能發展出「熱塔」導致進一步爆發增強[9];而美國國家海洋及大氣管理局海溫圖亦顯示,南海東北部海水相當炎熱,水溫達攝氏32度,較正常高4度,配合垂直風切變微弱、低層輻合和高空輻散都甚佳的優良環境,非常有利天鴿強度大幅提升。中國國家氣象中心和香港天文台先後在早上6時正及8時15分把天鴿進一步升為強颱風。天鴿在珠江口對開海域掠過,中國國家氣象中心表示天鴿於中午12時50分在廣東省珠海市金灣區登陸。登陸時天鴿的風眼變為「雲塞風眼」,再於隨後一兩小時內被填塞,顯示天鴿巔峰時期已過,強度開始回落,中國國家氣象中心在下午3時05分把天鴿降為颱風,香港天文台下午3時45分跟隨降格。

天鴿移入廣東西部內陸並迅速而顯著減弱,其中心密集雲團在地形磨蝕下崩解,聯合颱風警報中心在尚未降格為熱帶風暴的情況下,已於下午5時對天鴿發出最後警報;中國國家氣象中心在下午6時正把天鴿降為強熱帶風暴,香港天文台在45分鐘後亦把天鴿降為強烈熱帶風暴,日本氣象廳在晚上8時50分亦跟隨降格,不久後台灣中央氣象局把天鴿降為輕度颱風。晚上天鴿移入廣西,強度繼續急降,中國國家氣象中心和香港天文台先後在晚上10時05分及11時15分把天鴿降格為熱帶風暴。受活躍西南季候風供應水汽支援,天鴿在24日橫過廣西時,減弱速度放緩。中國國家氣象中心、日本氣象廳、香港天文台與台灣中央氣象局分別直至下午2時10分、下午2時40分、4時正與下午5時才把天鴿降為熱帶低氣壓。香港天文台直至晚上11時15分把天鴿降為低壓區。

事後調整編輯

由於香港南面的黃茅洲遭受天鴿的風眼橫掃,事後核實在天鴿眼壁掠過期間錄得最高10分鐘平均風速達每秒70.9米(每小時255公里),經折算為海平面風速後仍達每小時185公里或以上,因此香港天文台於事隔2個月後,在10月25日正式公佈的天鴿報告中,把天鴿補升為超強颱風,於8月23日上午11時的接近中心最高持續風速向上修訂為每小時185公里,同時亦把天鴿加強為強烈熱帶風暴的時間提前至8月22日早上8時。這次事後上調強度標誌着天鴿是繼2014年颱風威馬遜後,香港天文台紀錄中第2個於南海上空增強至超強颱風的熱帶氣旋。

影響編輯


註釋及參考資料

  1. 當有2種以上全球預報模式表示某低壓區將於未來48小時內發展為熱帶氣旋,聯合颱風警報中心則將該系統之熱帶氣旋形成機會評級為「低」。除非環境異常優良,否則該系統在24小時內發展為熱帶氣旋的機會甚微。
  2. 當有3種以上全球預報模式表示一低壓區將於未來48小時內發展為熱帶氣旋,聯合颱風警報中心則將該系統之熱帶氣旋形成機會評級為「中」。一般而言,即使發展機會增大,系統過了24小時之後發展成熱帶氣旋的機會才較高;但如果環境良好,系統亦可以在24小時內形成熱帶氣旋。
  3. 當有3種以上全球預報模式表示一低壓區將於未來24小時內發展為熱帶氣旋,聯合颱風警報中心則將該系統之熱帶氣旋形成機會評級為「高」,並同步發出熱帶氣旋形成警報。此時該系統於24小時之內形成熱帶氣旋的機會極高,若氣象因素特別有利,該系統更可於6小時內增強為熱帶低氣壓。
  4. 聯合颱風警報中心是一個聯合美國海軍和美國空軍的專責小組,並會為西北太平洋或其他洋域發出熱帶氣旋警告並編號。其編號有正式編號與通用編號兩種:前者由2個英文字母及6位數組成,前兩位為洋域代碼(WP代表西北太平洋,包括南海、東海),中間兩位代表熱帶氣旋當年在洋域內之形成次序,後四位為當年公元紀年(2017);後者則由兩位數及一個英文字母組成,前兩位數指熱帶氣旋於當年在英文字母所表示的區域內形成次序,英文字母為洋域代碼(W同前述之WP範圍),此編號系統每年重新開始,故無專屬性。換言之,「WP152017」及「15W」皆指天鴿是2017年第15個於西北太平洋(包括南海、東海)區域內形成的熱帶氣旋,惟注意「15W」指稱天鴿僅限於2017年。
  5. 「垂直風切變」是指比較一垂直高度中的風速及風向差。由於強烈的垂直風切變會干擾對流,使熱帶氣旋的結構受破壞、甚至系統高低層分離,熱帶氣旋必須在垂直風切變較弱的環境才可順利發展。
  6. 日本氣象廳是世界氣象組織指定的西北太平洋區域專責氣象中心,負責該區域內(包括南海、東海)的熱帶氣旋正式編號與命名工作:每當該機構把一個熱帶低氣壓升為熱帶風暴時,該機構亦會依照在世界氣象組織颱風委員會上通過的名稱表作出命名,同時給予4位數字的國際編號。前兩位為當年公元紀年(2017),後兩位代表天鴿是當年被該機構第13個升為熱帶風暴的熱帶氣旋。
  7. 「中心密集雲團」是達強烈熱帶風暴級別之熱帶氣旋所擁有的一種特徵,在氣象衞星雲圖上所見為一渾圓,集中及具有組織的密集雲區在中心附近旋轉,通常為積雨雲或塔狀積雲,會引致中心附近有雷暴發生。中心密集雲層區之下應有相當明顯而成熟的螺旋雲帶,同時伸展到雲帶之外;當熱帶氣旋進一步增強至颱風程度時,風眼也會開始在此處的中心區域形成。
  8. 「雲捲風眼」是熱帶氣旋中心當中,由螺旋雲帶旋捲成之缺乏組織的眼牆,結構看來較不佳。此現象以發生在熱帶氣旋環流中吹西北風象限內者較為普遍,其維持時間隨當時形成熱帶氣旋的氣象環流條件不同而異,出現時間或長或短。
  9. 「熱塔」是一個高聳得最少直達對流層頂部(雲頂高度14.5公里或以上)的積雨雲或塔狀積雲,內含大量潛熱而得名。該現象是熱帶氣旋急速增強的先兆,根據美國太空總署對2012年颱風韋森特的報告,出現「熱塔」的熱帶氣旋在9小時內爆發增強的機會,是未發展「熱塔」之熱帶氣旋的2倍。
除非特別說明,社區內容使用CC-BY-SA 授權許可。